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咱们来聊聊“骑行眼镜”的史乘

骑行眼镜

  护目镜从骑手随身小包里面的一个低下但是必须的护具演变成了一个昂贵的时尚配件。Dave Everett和Wade Wallace从文献资料中回顾过去,找到了过去几十年中值得回忆且稀奇古怪的关于骑行专用眼镜的案例。

  护目镜在体育界的第一次使用大概要追溯到19世纪20年代。比上帝创造尘土、砂砾和苍蝇晚了很多,人们觉得自己有必要用护目镜保护自己的眼睛。

  那些飞行护目镜和眼镜在“快节奏交通”的早期便被那些在非铺装路面骑行的骑手们开始使用。大型的用玻璃和皮革制成的前军用飞行护目镜是那些早期的大环赛冠军们的选择——像Lapize,PhillippeThys和Ottavio Bottecchia就能被看到佩戴这样的眼镜在比赛中获得胜利。

  直到19世纪50年代,被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护目镜第一次在大集团中被人使用。飞行护目镜依旧有人使用,但是被进行了修改——橡胶替代了皮革,镜框也变得更轻了。

  Persol和Ray-Ban是当时镜片和镜架设计的前沿品牌,太阳镜在电影明星的引导下变得越来越时尚。

  当新材料开始被使用——诸如尼龙和硅土,你会发觉大集团中的每个人脸上都有一副眼镜。冠中之王FaustoCoppi使用超轻和时髦的飞行眼镜,作为一个意大利人打扮地像他那么像电影明星的并不少见,但是他确实是大集团中为数不多的一个。

  飞行眼镜慢慢地在大集团中消失了,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路面铺装情况越来越好了,骑手仍然佩戴太阳镜。

  但是仍旧有一些骑手逆趋势而行,1968年的挪威籍环法冠军Jan Janssen就是其中一位。他佩戴眼镜的理由不是因为可以看起来更酷或者保证砂砾原理,而是因为他是近视。

  尽管在19世纪70年代和刚刚迈入80年代时,只有那些真正需要眼镜的人才会在比赛中佩戴眼镜。LaurentFignon或者是“The Professor”,他的外号就是因为他的眼镜。纵观他的职业生涯,从1982到1993,他都佩戴着他的圆形眼镜。

  直到大集团中有像Carrera的人开始佩戴滑雪眼镜,事情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从1956年Carrera开始佩戴眼镜,但是热塑和可更换镜片组的出现提升了骑行专用眼镜的水平。有一个人的出现,他和他的追随者开始改变了运动眼镜的面貌。他是Jim Jannard,他的追随者叫做Oakley。

  Jim从1975年开始制作和销售越野摩托和BMX的把套,在事业获得成功之后,他把注意力转向了越野摩托和BMX的护目镜行业。1984年是现代功能性护目镜出现在市场上的一年,那也是Oakley眼镜的时代。

  当一些骑手开始使用飞行眼镜时,Greg Lemond开始佩戴眼罩。他在环法之前自己购买了这些装备,并且联系Jannard获得了一些额外的镜片组。从那时起,Oarkley成为了公路车文化坚实的一部分。

  1985年,Lemond和Phil Anderson成为了大集团中第一批官方代言Oarkley的运动员,巨大的镜片以及靓丽的颜色显得极其突出,Anderson在鲁贝的比赛中佩戴的无边镜片组眼镜立刻抓住了大家的眼球。

  1987年,大集团中的一半人都佩戴了眼罩式眼镜,在这年的环法中骑手们都佩戴了眼镜,这成为了他们的必需品。

  这时候的Oarkley并不是唯一一个期待在骑行和其他体育领域做出突破的厂商。新的品牌在市场上层出不穷。Briko和Rudy Project甚至是法国制造商Look都有雪地运动领域的背景,他们都参与到了运动眼镜领域。他们中的一些成功了,另一些则失败了。

  这一行业发展的非常快,这需要感谢新的镜片面板,可更换的镜片组合,新的镜框材质。Briko进入这个市场,带来了一些由昆虫眼获得灵感的设计,而Oarkley在弧形表面上研发了整合式的镜片组。即使视力不佳,也不会看起来像一堆书之中的图书馆管理员那样。

  1990年代早期,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冲刺高手或者是古典赛的有力竞争者,你可能需要Briko的眼镜——一款多颜色并且可以旋转镜腿的产品。Franco Ballerini和Mario Cipollini使他们看起来很酷,即使后者那个狮子头。

  不是意大利人的粉丝?更喜欢一点老式的德国风?最好是选择Rudy Projects的Noosa

  但是Oakley总是处在运动眼镜品牌之中的前列,无论是产品款式、产品研发还是广告。虽然他们也会犯严重的错误。像2000年的Over The Tops产品,这仅仅是市场的一个噱头还是Oakley的天才设计师们希望把运动眼镜变成那样,谁知道呢?

  Lance和他的队伍在1990年代都是Oakley的活字招牌,直到他们都退役了(或者身败名裂)。M-Frames这款就是众多有名气的车手们所期待拥有的。如果你是一个硬汉,Racing Jackets,这款George Hincapie看起来拥有1000副并且有各种奇怪涂装的展品,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大品牌诸如闪电和Giro也尝试加入这场激烈的眼镜销售竞争中,但是发现获得足够的市场份额实在是过于困难了。

  当然,在最近几个赛季,我们也在运动镜行业中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发展。Ryder Hesjedal在2013年把他的Poc眼镜做成了波浪形,不管你喜不喜欢他,这款眼镜广受关注。

  Ryder Hesjedal将Poc的盘状眼镜带入自行车市场。图中是他在2013年环法时戴着Poc的 DID眼镜在比赛。

咱们来聊聊“骑行眼镜”的史乘

  Yoann Offredo 在2014年的米兰——圣雷莫中佩戴了一款复古系列的眼镜

  在现代职业大集团中,其他值得称赞的品牌有Zero H+,环西冠军康塔多有佩戴。

  近期将会推出的款式有Oakley的Jawbreaker,一款一直很流行的Jawbone的后续之作。Jawbreaker有过短暂的公众曝光,包括在卡文迪许短暂地环法表演之中。

  一些不一样的东西,Giro的Air Attack空气动力学头盔有一个磁性“眼镜护罩”的附件。

  运动镜的镜片形状,光学清晰度和镜框材质都已经在近年得到了进步和发展。但是我们下一步期待什么呢?也许是期待它能够走向高科技的方向。

  你已经可以买到内置相机的眼镜了,它们可以很完美地动态记录车辆行驶过程,随意截止。这些技术能不能够进一步发展使得我们能够从选手的视角观看比赛呢?这很难说。

  我们可以通过Recon Jet眼镜在你的眼前看到速度,距离和你的节奏。Google同样有眼镜项目推出,它能够将iPad上面显示的数据实时展现给你,也许也可以通过你的眼镜知道下一个咖啡屋的距离。

  但是我们到底想要什么呢?我们想要一副好看的眼镜使我们看起来很适合去喝咖啡,而在树林中或骑行路上受苦?我想这取决于个人偏好,但是不管怎么说,骑行和眼镜之间冗长且多彩的关系必将继续下去且不会终结。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21 00:03,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咱们来聊聊“骑行眼镜”的史乘 骑行眼镜